<mark id="f37zp"></mark>

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
      <big id="f37zp"><form id="f37zp"></form></big>

        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    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    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    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    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舟山網首頁>暢游舟山

        見證普陀山海防歷史的“海國長城”碑

        2022年03月15日 08:30 來源:舟山晚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          2017年8月,普陀山海岸庵(三官堂)工地出土古碑一通,該碑為南明時期舟山武將劉世勛所題寫,碑高185厘米、寬81厘米,立于南明隆武元年(1645)。碑文中間為“海國長城”四字,文字不多,語頗雋永,反映了古代普陀山深厚的海防文化。
          此碑出土之處為海岸庵,該庵靠近海邊,創建于明萬歷五年(1577),由普陀山僧人明安所建。海岸庵附近就有道頭,因此當時是作為香客的候船之所。劉世勛率兵巡洋,可能暫歇于此,因而留下題刻。
          一、安洋將軍劉世勛
          碑刻右側有一排小字,為題刻者信息“欽命招諭浙直總鎮都督著海將軍秣陵劉世勛”,左側則是題刻時間“大明隆武改元乙酉年孟冬望日立石”。隆武(1645-1646),為南明紹宗朱聿鍵的年號。1644年,明福建巡撫張肯堂等奉唐王朱聿鍵稱監國于福州,次年改元隆武。時唐王詔封駐軍舟山的黃斌卿為總兵官,封肅虜伯,黃斌卿遂以隆武帝為正朔。時劉世勛投靠黃斌卿,當然也尊唐王朱聿鍵,故其碑刻的紀年時間采用“隆武改元”,而不是南明“弘光”等年號。這也反映了南明小朝廷的一段歷史。
          劉世勛,字胤之,南直隸上元(即秣陵,今南京)人,武進士出身,崇禎末,歷官都督僉事(正二品),助防翁洲。碑刻中“浙直總鎮”,即“總鎮浙直地方總兵官”簡寫,反映其以都督僉事身份擔任“總兵官”。碑文中其自題“著海將軍”,則未見其它史料記載。
          到1646年6月,魯王監國朱以海從紹興移師舟山,封劉世勛為安洋將軍。清順治八年(1651)辛卯八月,清朝大兵圍攻舟山,時南明將領張名振奉魯王出海,而留劉世勛與張名揚等將領據守舟山。當時舟山城內,劉世勛等所擁有的兵將不多,“步卒五千,麾下死士五百”,數千人的人馬與數以萬計的清兵苦苦周旋。武進士出身的劉世勛有一定號召力,依靠舟山城內的居民相助,軍民合力,眾志成城。清兵屢攻屢卻,劉世勛苦守數日,最終舟山城陷,劉世勛身著朝服,北面望海,自刎而死。
          劉世勛陣亡后,翁洲百姓念其忠烈,專門建造了一座安洋將軍祠,春蘭秋菊常供奉,祭禮不絕傳千古。
          清代文學家全祖望對劉世勛的事跡十分欽佩,稱其與張煌言、吳鐘巒等南明志士并列為“翁洲六忠”,并撰寫《翁洲劉將軍祠堂碑》,紀念這位抗清將領。
          劉世勛陣亡后,南明志士張煌言有《哭劉安洋》詩云:
          羽聲落日泣兵殘,斗大孤城獨據難?;Ⅲw拼隨朝露盡,龍精空向暮云寒。
          數奇偏少封侯骨,力竭惟余報主肝。歲歲芳洲腥草綠,飛燐猶繞舊登壇。
          道光年間,劉世勛的南京老鄉,文人朱緒曾也有詩贊:
          血灑圍城雉堞崩,燒殘鐵骨自崚嶒。同心更有張都督,滄?;隁w謁孝陵。
          劉世勛,是一名儒將,平生好讀史籍,亦喜吟詠,故其書法也甚佳。這一通“海國長城”碑刻可能是其在舟山遺留的唯一字跡了,非常珍稀。
          劉世勛留存的詩篇,有一首《和張定西舟山即事詩》,張定西即定西侯張煌言。此詩慷慨激昂,頗具將軍豪氣:
          誰云落日戈難挽,畢竟天高手可捫??犊T公同看劍,聞雞我欲舞劉琨。
          二、普陀山自古是“海國長城”
          劉世勛題刻“海國長城”,當是對普陀山這一軍事要隘的稱譽,也是其表明固守舟山的一片赤膽衷心。
          普陀山地處浙東前哨,自古是東亞海上絲路的驛站。唐宋以來,日本、高麗、新羅等東亞諸國商船往來寧波,多在普陀山候風經停。到了明代,為防止倭寇侵入,普陀山上建起烽火臺,島上設寶陀巡檢司,建有駐軍營房。巡海的參將或總兵官常常駐泊登山,普陀山附近海域亦多次發生激戰,作為抗倭前線堡壘的普陀山,不愧“海國長城”的美譽。
          明代普陀山的烽火臺,建在象王峰頂(山腳即為大乘庵),遠眺蓮花洋,附近海域動態盡收眼底。這座古烽火臺,在民國普陀山地圖上有標注為“煙墩”。據王連勝老師撰文介紹,該處烽火臺,中空外圓,狀如塔。上世紀60年代,由駐軍改筑成混凝土碉堡,下筑暗室,一度還曾發揮作用。
          明代的“海國長城”普陀山,是巡海將軍們必到的軍事重地。如萬歷年間,寧紹參將侯繼高督鎮兩浙海防,多次巡海蒞臨普陀,留下題刻“磐陀石”三字。此后,舟山參將張可大,在百步沙附近山崖有“震旦第一佛國”題刻,參將何汝賓鎮守舟山,亦曾多次巡防普陀山,在磐陀石留下“大士說法處”石刻,等等。普陀山上,明代將軍們題寫的摩崖石刻很多,文字多與佛教傳說故事相關,軍事色彩稍顯不足。而劉世勛題刻“海國長城”,將歷史上的海上抗倭堡壘比作長城,充滿豪氣的比喻,更彰顯將士報國的忠烈情懷。
          海疆重地普陀山,也確實發生過抗倭大捷。在普陀山潮音洞景區,有一處摩崖石刻,記載了一場抗倭戰斗勝利的史實。那是嘉靖三十二年(1553)秋,抗倭將領劉恩至、俞大猷、李文進的水師與倭寇激戰于蓮花洋,這次戰績十分輝煌,總共燒毀了倭寇50多艘戰船。明朝將領意氣風發地在普陀山潮音洞外刻石銘功:“明嘉靖癸丑(1553)季秋,副使李文進、參將俞大猷、都司劉恩至督兵滅倭于此?!焙L城,真是名不虛傳。
          普陀山,不僅僅是佛教名勝,而且還是歷史上重要的海防基地,這一通“海國長城”碑刻就是一個最好的說明。
        原鏈接: 作者:孫峰    

        掌尚舟山客戶端

        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        色综合日本久久综合网

            <mark id="f37zp"></mark>

      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      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
            <big id="f37zp"><form id="f37zp"></form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