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f37zp"></mark>

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
      <big id="f37zp"><form id="f37zp"></form></big>

        聚焦共同富裕示范區先行市建設

        共富路上的故事丨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 讓老人和花鳥島一起變美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年03月08日 09:17 來源:舟山日報 作者:記者 傅明燕 通訊員 蔡旭超

          陽光燦爛的日子,嵊泗花鳥島中心街的休閑椅上總是坐滿老人,他們笑逐顏開地曬著太陽,看著那來來往往的游人。

          游人在他們眼里是道風景,在游人眼里他們亦是風景:在碧海藍天、鳥語花香的海島上,無憂無慮地養老,是何等的“詩和遠方”。

          其實一開始,他們也曾有疑慮,不知道開發后的花鳥會是什么樣。是否還有他們的容身之處。

          然而這幾年,花鳥探索多種形式的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讓老人吃了“定心丸”,他們依舊可以生活在熟悉的家鄉,還有了更富足、體面的生活。

          老人養著、樂著,看著這個小島,“活”起來。

        圖片由花鳥鄉政府提供

          以房換房 老人集體住進老年公寓

          “生活甜不甜? ”“甜! ”1月19日,嵊泗縣花鳥鄉燈塔村50多名喜遷新居的老人,系著紅色圍巾,揮舞著國旗、黨旗,在新房子前齊聲高喊??扉T落下,一張“全家?!庇涗浟诉@幸福瞬間。

          拍完照,73歲的陳央琴就迫不及待地走進新家。這是一間35平方米的精裝修屋子,一室一廳一廚一衛,臥室里有兩張床,各類電器、生活設施齊全?!拔壹依戏孔邮峭叻?,又小又破,別說裝修了,空調都沒有。 ”她看著新家,越看越滿意,“安置房的條件好太多了!這都要感謝政府,感謝黨! ”

          陳央琴的新房子是由政府集中建造的老年公寓,用來置換老人們原來居住的老房子進行統一民宿開發。這50多名老人,均跟陳央琴一樣,用手里的老房子換政府的新樓房,過上集中養老的新生活。這也是花鳥島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中的最新形式:以房易房,集中養老。通過房屋置換,老人改善了生活條件,獲得收益,政府也拿到了更多的開發用地。

          燈塔村距最熱鬧的花鳥村有10分鐘公交車的車程,村里60周歲以上的老人占總人口的36.8%,居住的基本上是20年以上房齡、電線老化、到處漏雨的瓦房。近幾年來,花鳥島旅游紅利慢慢輻射到燈塔村,燈塔村謀劃新一輪旅游開發,首先想到統一收購老人的房子加以利用。但老人們往哪里安居?

          “大部分老人不想離開熟悉的村子,有的更心疼養老院的費用,也覺得住得拘束、不自在。 ”花鳥鄉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“我們便借鑒城市建設老年公寓的做法,把老人都集中起來。他們可以自在生活,我們也方便照顧。 ”城市的老年公寓需要老人自行購買,考慮到多數海島老人不具備買房的經濟實力,花鳥又提出了租賃的方式,每年房租僅500元,村里的老房子則按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的價格收購,用于后續的旅游開發。

          “林林總總算在一起,我拿到了近16萬,這還不算多的,也有拿20多萬,這筆錢付房租綽綽有余。而且是簇新的房子,本來都不敢想自己還能住上這么好的房子。 ”陳央琴笑著說,當初置換給政府,家里幾個孩子也都同意,他們說,反正不回來了,房子空著也是空著。這筆賬怎么樣都劃算。

          目前,燈塔村安置公寓共有8棟公共服務用房,占地面積5295.5平方米,建筑總面積3293.65平方米,總投資額約3148.6萬元,已有近70戶符合條件的老年家庭入住。

          “老人們入住后,我們想引進一系列優質的養老服務。 ”花鳥鄉燈塔村工作人員介紹,“今年計劃逐步將海島支老、民宿養老志愿結對、駐村醫生、適老化改造等延伸到燈塔村安置公寓。另外,目前有20多位老人提出想在公共餐廳用餐,我們后續也會征集其他老人的意見,盡量滿足老人們的服務需求。讓老人過得又自在,又便利。 ”

          簽訂“幸福公約” 民宿業主照養房東老人

          事實上,花鳥為不同需求的老人都設計了不同的養老模式?!耙苑筐B老”只是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中的一種,借著旅游開發早的優勢,花鳥村的老人早在民宿里開始了“宿養結合”。

          “這日子,以前想都不敢想。 ”今年83歲的張仲會是個念舊的老人,子女都在島外,他卻偏愛住在花鳥島上,獨自守著兩幢半的破房子。

          本以為,日子就這樣過了,沒想到有企業以每年2萬多元的價格租下了張仲會的家開發民宿。

          “不能在開發的同時,讓老人成為‘候鳥老人’,甚至無處養老。 ”花鳥鄉工作人員說,“所以我們便想到與民宿業主簽訂‘幸福公約’。 ”

          根據“幸福公約”,民宿業主在租賃老年房東住宅的同時,要為他們預留房間、裝修好,并提供必要的照料服務?!八摒B結合”的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便由此而來。

          日式的庭院造景,現代簡約的樓房設計,張仲會如今就住在這漂亮的樓房里。26平方米左右的房間里,廚房、衛生間、空調、冰箱、熱水器、電視等一應俱全。

          不用自己下廚,張仲會可以每天散步去樂齡幸福公社的食堂吃飯。這是公社為老人們提供的用餐服務,每月只需300元。

          目前,島上有51位老人與民宿業主一同生活。民宿業主對房東老人諸多照顧,除了端午節、重陽節、春節等給老人送些節日禮品,還會邀請老人參與互動活動。

          例如“花嶼愛麗絲”民宿會定期為房東“換風格”,還常邀請他們到民宿看電影、聊天;“貓淶”民宿主每次研制新菜品,都會邀請房東嘗菜,還邀請老人共同參與墻體繪畫、打卡點打造等;“一陣風”民宿為老年夫妻房東策劃了一場西式婚禮,讓他們體驗穿上西裝、婚紗,走進婚姻殿堂的幸福感。

          在這些年的相處中,房東老人與民宿業主相互包容,親如家人。這種融合養老模式,讓那些子女不在身邊的老人,得到了更多“親人”的陪伴。

          開通就業渠道 旅游紅利惠及老人

          前些年,62歲的孔淑兒把老房子租給了開發公司,改建成了“云汐”民宿。不過她并沒有閑著,看到“云汐”招聘打掃阿姨,身體硬朗的孔淑兒便自告奮勇應聘。在島上,像孔淑兒這樣的60歲以上還在工作的老人有100多位。

          本地年輕人少,外來年輕人不愿意留下來,隨著花鳥民宿的增加,用工難的問題逐漸顯現?!耙幻媸敲袼迾I主向我們反映招工難,而另一面島上一些相對年輕的老人渴望工作,于是我們提出了‘勞養結合’的養老模式,讓這些老人成為了勞動力。這是一種雙贏。 ”花鳥鄉工作人員說,事實上,對于打掃工作,老人比年輕人更有經驗,民宿業主也比較滿意。

          “5到10月的旅游旺季很忙,每月工資5000元,其他月份相對清閑,但也有4500元?!笨资鐑赫f,“像我們這種沒文化的老人,這個年紀還能賺這么高的工資,已經很滿足了?!贝汗潟r,“云汐”的民宿業主給老人發了個拜年紅包,雖然數目不大,可也讓她笑彎了眼。

          除了去民宿就業,開發后的花鳥處處藏著商機??资鐑旱睦习樵_明曾是漁民,現在也還喜歡開著小船去釣魚。因為花鳥旅游業興旺,島上的海鮮價格水漲船高??资鐑盒χf:“以前釣來的魚大多自己吃,現在賣給民宿,每月也能賺4000多。 ”

          2017年,花鳥島旅游漸入佳境,看到外來民宿生意火爆,在鄉政府支持下,一批本地村民也萌生開民宿的想法,陳如夫就是其中之一?!拔覀兗业貏莞?、視野廣,開民宿再好不過?!标惾绶蛘f,當年他便“洗腳”上岸,和兒子兒媳一同投資70萬元人民幣開了第一家“舍北”民宿。

          旅游旺季,老兩口早上4時多就要起床,準備客人的早飯;中午一邊打掃房間,定時去碼頭接新的客人;晚上9時,等客人吃完晚飯,收拾完才能休息……陳如夫說:“辛苦是辛苦,但一年就忙這么幾個月,主要是收入不錯。 ”

          據他介紹,不到兩年,一期投入的本金就賺回來了。 2021年,他們又投入160萬元,打造了“舍北”二期,如今“舍北”民宿的年盈利超過50萬元。

          這幾年,本地村民打造的精品民宿生意都不錯,其中60周歲以上老人參與民宿產業的有60多名,宿均收入在30萬元人民幣左右。

          一邊工作,一邊養老。老養結合的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,提升了老人的經濟收入,保障了他們更好的生活水平。

          樂齡幸福公社 為老人提供周到服務

          老齡化較為嚴重的花鳥島,專業的養老機構必不可少,“公社養老”是花鳥最早的養老模式,也是服務最為全面、專業的養老模式。

          讓每一位老人在樂齡幸福公社中享受樂齡年華。2014年,伴隨著花鳥整島開發,樂齡幸福公社建成。

          作為島上唯一的養老院,樂齡幸福公社集托養、日間照料、配送餐、助浴、休閑娛樂、醫療康復等于一體,共23張床位,每個房間都配有獨立的衛生間和24小時熱水沐浴,以及空調、電視、緊急呼叫裝置等。

          要問樂齡幸福公社好不好,住了近8年的百歲老人石秋云最有發言權:“每天都有很多活動,工作人員服務好,態度也好。 ”

          石秋云老人的子女也已邁入老齡,但尚在工作,無暇照顧石秋云,她便自己來到了樂齡幸福公社生活。每天吃過早飯,量完血壓,工作人員就會領著老人到院子里散步鍛煉,或是做手指操。午飯后,石秋云會和一同生活的老姐妹們在活動室打一會麻將,也可以去影音室看看越劇,或上一節手工課。不過更多時候,石秋云喜歡坐在院子里曬太陽,和其他老人聊天。

          “剛住進來時,是有些不習慣,不過現在看來養老院蠻好。 ”石秋云說,“吃飯睡覺、洗衣洗澡都有人照顧,定期會有醫務人員來為我們體檢、上門巡診,還有志愿者來理發、剪指甲、修收音機。 ”在這里,老人們享受到了專業的養老服務,感受到了老有所樂。

          過年期間,樂齡幸福公社的老人們都被子女接回家團聚,可年一過就都回來了?;B島樂齡幸福公社院長陳玲笑著說:“我們問老人,怎么不多住幾天。她們說家里太無聊了,還是這里熱鬧。 ”

          目前,共有6位老人住在樂齡幸福公社里,都是女性,平均年齡在85歲以上?!霸诨B,只有少數高齡、生活難以自理且子女無暇照顧的老人才會選擇住樂齡幸福公社。 ”陳玲解釋,稍微年輕些、能自理的老人更偏向于住家里。因為花鳥的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,給予了不同年齡段老人更多富裕、自由、多彩的晚年生活方式。

            記者手記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旅游開發和老人養老并不沖突,不需要割裂,也不能割裂。

            如何將兩者和諧融合,讓老人更體面、更有尊嚴地生活?花鳥提供了“老有所養”的更多答案。

            島上多是失能、獨居、空巢的老人,在開發過程中,花鳥并沒有把這些與旅游產業格格不入的老人驅于島外,而是盡可能地融為一體,讓老人也成為了島上一道獨特的風景線。

            根據不同環境下老人的不同需求,花鳥為老人提供了更多養老模式的選擇,讓他們共享富足的同時更感受到被尊重和被需要。通過勞養結合,渴望工作的老人有了更多工作機會;宿養結合,獨居老人得到陪伴和照顧;以房養老,老人有了更安全周到、更高水平的生活條件;而樂齡幸福公社,給予老人更全面、更優質的養老服務。

            有一位開民宿的老人告訴記者,以前口袋空空哪也去不了,現在每年都會出去旅游,開始向往年輕人的生活。以后也會考慮旅居養老,帶著老伴到處見世面。這就是花鳥“紅色樂齡”養老模式帶給老人最顯著的變化。

            事實上,近年來,社會上更完善、更理想的養老模式一直在推陳出新,養老模式的重點也開始從“物質養老”向“精神養老”傾斜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物質富裕與精神富裕相統一,才是真正的共同富裕。

        色综合日本久久综合网

            <mark id="f37zp"></mark>

      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      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
            <big id="f37zp"><form id="f37zp"></form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