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f37zp"></mark>

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
      <big id="f37zp"><form id="f37zp"></form></big>

        聚焦共同富裕示范區先行市建設

        共同富??脆l村丨泗洲塘村,盡山近海靜享幸福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年11月26日 10:20 來源:舟山日報 作者:記者 周杭琪 王菲 徐祝君 通訊員 陸敏浩

        嵊泗縣老干部攝影研究會供圖

          雜志《格調》,賦予了嵊泗嵊山這樣一種格調——

          綠野青蔥,百年漁港繼往開來,看著山海寂寞與漁家興旺一海并存……

          泗洲塘村,位于嵊山東南部。深秋初冬,走進這個小漁村,又是另一種格調——

          無人村后頭灣,褪去的是夏天的遍野綠藤;在觀景平臺臨海憑風,巨輪在遠方穿梭,漁船忙著歸港;一灣漁港前,老漁民們坐在長椅上悠然閑聊;東邊角上,一幢幢白色格調的民宿聚落拔地而起……

          在這里,盡山近海處,歲月安好,靜享幸福。

          激活后發優勢 高端民宿“造一幢成一幢”

          “牌子最早登起,現在牌面也撐得牢靠?!痹阢糁尢链?,說起“山乘小墅”,村民都說“好”。

          路過新曬的魚鲞,拐個彎,遇見“山乘”的小白房。大海,就這么近,就這么藍。

          “2015年夏天開業,算是整個村最早的精品民宿。但放在整個嵊泗,我們不算早。 ”和記者“淘老古”時,合伙人兼管家朱俏艷的話茬總被預訂電話打斷。

          這個從村里走出去的女大學生,憑著一方祖宅和滿腔熱情,與好友們建起了一棟“能在海邊養老的房子”。販賣“有故事的美景”,“山乘”一期的15間客房常常爆滿。

          2年后,已在寧波站穩腳跟的呂艷,果斷辭職返鄉,籌備起了理想中的民宿。

          “看中這里,是因為少有開發痕跡。 ”請來上海獨立設計師,打造能看海的公共區域,她記得,砸了1000多萬元后,2019年5月20日,“等風來”試營業。

          最低房價1500元,Loft套房一度飆上4000元,旺季預訂至少提前1個月。高定價卻一房難求,反而印刻出了一個相對確定的消費者畫像——對價格不敏感、有情懷的中高端消費者。

          曾錯過了民宿快速發展期,泗洲塘村,于嵊泗全域干民宿的熱火朝天中,難免顯得有點曲高和寡。但如今,正是這樣的“錯過”,鑄就了“一方凈土”的獨特優勢和競爭力。

          “我們正在布局高端民宿產業,現在村里共有17家高端民宿,其中10多家都是本地人開的。 ”泗洲塘村黨總支書記陳永義,正循著為村里發展蓄能的新路子:

          民宿不是想建就能建,先要申請,接著獲得土地使用權,再向村里提供施工圖、效果圖,且單體投資上設有一定門檻。

          “這樣高端民宿才能造一幢,成一幢! ”掩不住興奮,陳永義如數家珍,“呆魚”住一晚要好幾千,每天爆滿;“等風來”的升級版“歸去來”最低價已近2000元……

          見證了百年漁場的繁華、目睹了無人村的沒落后,泗洲塘村迎來了曙光。

          百年漁場新生 無人村轉身成為“搖錢樹”

          賣了船,上了岸,不扛鋤頭不織網。泗洲塘村里的老漁民黃偉明,怎么都沒想到,這樣也能賺到好看的“養老鈿”。

          在后頭灣“綠野仙蹤”,除了黃偉明外,村里還有20余人在這里干活,除了轉產轉業漁民,還有6名困難戶。

          “每月工資3000多,再加上各類補貼,過年還能拿分紅……”掰著手指頭算了一筆賬后,老黃直言“現在享福嘞”。

          然而,以前的泗洲塘村卻一度是開門財政,且不說分紅,就連找村民給村里干活“也不敢忖”。

          “阿拉自古是漁業大村,村集體經濟收入靠漁業管理費。 ”陳永義記得,2016年底,全村集體收入僅10萬元,“公共開支還要借了用。 ”

          眼瞅著村里“稀奇古怪”的房子越立越多,操著上海、杭州口音的游客整船整船地上岸,村里干部都坐不住了:高端民宿引來了高消費客群,村民不能只掙個租金。

          攢著一股后生勁,巧下一局棋:摸清家底,把獨特的資源稟賦轉化為發展要素。

          2015年,后頭灣“綠野仙蹤”聲名鵲起,但尚不具備開放條件。2017年,嵊泗縣旅游投資公司修建了觀光平臺;2018年初,泗洲塘村經濟合作社又加固了部分危房,修繕了主村道,當年6月1日起正式開放。

          開業那年,僅門票收入就有187萬元?!斑@是往年村集體收入的近20倍! ”陳永義直言“總算看見鈔票了”,讓人驚喜的是,門票收入一年比一年高。 2019年翻一番,2020年受疫情影響仍超300萬元,今年在疫情常態化下還是做到了略有增長。

          刨去后頭灣、東崖絕壁2個景區的門票收入,泗洲塘村“螺螄殼里做道場”,不斷探索增加村集體收入的模式。

          每年70多萬元的集體土地流轉費、11.6萬元的門面房收入、4萬元辦公大樓租金等。這是給全村3123名股民分紅的底氣:基礎分紅為600元一股,之后隨年齡增長再適當增加。

          “去年總共分紅200多萬元,有些子女的分紅直接給老人了,因此有些老人過年一下能拿五六千。 ”陳永義記得,去年分紅時領錢的村民隊伍排到了大街上。

          民宿引領,人氣集聚,村民們不愁賺錢沒門路:上船當伙計,人均10余萬元;民宿里面打掃衛生,1年也有5萬元左右;就算是80多歲的也能勝任的剝蝦,1年能賺2萬元。

          立足高端旅游 接續發力走在共富路上

          建筑總面積2500平方米,計劃每間房均價在千元以上……眼下,嵊山鎮目前體量最大的高端精品民宿綜合體——泗洲塘村旅游服務中心已建起2棟樓。

          4年前,云南投資客“鄧哥”走遍中國沿海地帶,唯獨看中了長三角懷抱中的嵊山泗洲塘村;4年后,他賣了瀘沽湖的民宿“憑海臨風”,帶著1800萬元投資款,上島當起了監工。把民宿從全國聞名的景區“搬”到小島上的小漁村,且用地租金每5年遞增10%,但“鄧哥”不怕輸,坦言:“不缺高端的客戶,就缺高端的民宿。 ”所有房間都朝大海,9個房間單獨配泳池,7個房間是復式套房,還有配套餐飲和娛樂設施。他解釋說,有生命力的民宿必須是旅游目的地,而非旅游產品。

          看到嵊泗其他區域已出現偏低端民宿逐漸“消失”,或轉型或關閉的“悲劇”,陳永義看得更加長遠:必須規?;洜I,并延伸產業鏈。

          北京來的老板,拿出2億元,要租30多套民房,做民宿綜合體……說起目前的工作,陳永義連說“忙”。

          “投資人今年來了七八次,很有誠意,我們更得想法子盤活資源把土地流轉出來。 ”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30多棟民房出租20年,僅僅是每年的租金收入就有上百萬元。

          立足高品質,站上新起點,身居后發的泗洲塘村,有了新的彎道超車機會。

          新賽道上,“鄧哥”想好了泗洲塘村旅游服務中心內民宿區的名字——還叫“憑海臨風”。這次是真正的“憑?!焙汀芭R風”。

          “玩”過了民宿,呂艷則把精力放在了延伸產品上?!敖稚闲麻_的酒吧‘造物社’,本島島民消費已達到70%?!北镜厝艘呀洏酚陲埡髞硪槐缶?、咖啡。

          采訪結束,坐在“等風來”的戶外酒水區。抬眼,是海天一色的美景;耳邊,是時不時傳來的驚喜聲:“太美了!快拍! ”

          嵊山,泗洲塘村,正以獨特的格調,迎來送往一批批向往海島的游客。

        色综合日本久久综合网

            <mark id="f37zp"></mark>

      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            <i id="f37zp"></i>

            <big id="f37zp"><form id="f37zp"></form></big>